周迅首度演母亲,为何献给了《你好,之华》

原标题:周迅首度演母亲,为何献给了《你好,之华》

《你好,之华》是日本导演岩井俊二首次执导的华语电影。对于这样一个文艺的故事,其实更适合在日本拍摄,之所以选择搬上中国的大银幕,导演解释,“我希望我的作品有更多的人欣赏,中国还是要比日本有更多关注我电影、音乐和小说的粉丝,现阶段我想让大家去看我的作品,如果排一个顺序的话,我会把中国排在首位。”

陈可辛与岩井俊二

于是,岩井俊二写完剧本之后就发给了导演陈可辛,邀请其担任电影监制。陈可辛给了岩井俊二很大帮助,特别是在选角色,给了导演很多很好的建议,帮他组合了一支非常强大的团队。

情书海报

从影片中流露出的信息来看,《你好,之华》很容易让观众联想到岩井俊二23年前的那部经典爱情片《情书》,两部影片都是以“书信”为线索来创作故事。对此,导演表示,“两部片子其实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和主题,这个故事关于遗憾与错过,希望观众在电影里能找到青春的样子,看到人生的故事。”

新京报独家采访了该片导演岩井俊二,聊了下影片创作的幕后故事。

    

剧本

注重本土化改编细节

《你好,之华》的故事灵感来源于导演岩井俊二学生时代的一些生活经历,“刚开始是想到了一些小的故事,然后开始着手写,之后不断闪现各种各样的新想法。”

但是剧本拿到中国实际拍摄的时候,却发现中国和日本在有些文化习惯上存在很大的差异,必须要做一些本土化的调整。比如,电影里的有一个情节是秦昊饰演的尹川看信的镜头,“日本人在看信的时候,即使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,也会把信读出来,但在中国是不会读出来的,所以这时候就会想要怎么来表现他的内心环境,也是花费了一些工夫。”

影片开头第一个镜头就是之南的葬礼,第一场戏就让导演大为吃惊,“怎么和日本的差异这么大,当时也真的到当地的火葬场看过,整个葬礼上的节奏完全不一样。”因为在日本举行葬礼整体要花一天时间,但在中国的话上午就结束了,时间很短。日本有部电影是伊丹十三导演的《葬礼》,电影有两个多小时,但故事描绘了整整三天的葬礼。岩井俊二觉得如果在中国拍摄葬礼,感觉只能拍个微电影了。最后,导演还是做了本土化处理,入乡随俗,并且导演还了解到一些中国葬礼上的风俗,比如,比逝者年长的人不参加葬礼。

影片故事在时间跨度上有30年时间,有些因为社会发展或者政策变化的场景也需要剧本做出相应调整。比如家庭成员的构成关系上,因为之前中国有独生子女政策,一开始这个问题也在导演的预测范围之外。

还有导演最初想在30年前的回忆场景里拍宠物狗,“但事实上中国当时养宠物狗的情况是很少见的,就砍掉了这部分。”

    

角色

周迅:第一次演母亲

监制陈可辛将剧本发给周迅的时候,他也不确定周迅能不能来参演,毕竟这个角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。没想到周迅看完剧本之后,表示很喜欢这个故事。“因为我已经到了中年阶段,其实陈导把这个剧本给我看的时候,我觉得他从心里面是希望我可以打破这个阶段的一些障碍。如果我固守着年龄这一关,我是不会接的,但我正好想要找一个出口,就是这么凑巧。”接到剧本几天之内,周迅就决定出演了。

这是周迅出道以来第一次出演母亲角色,因为她没有经历生养孩子的过程,真正要体会母亲的感觉是不可能的,“但是作为一个女性,对孩子共通的母性我是有的,所以我就把那个(感觉)放到最大。从我自身,我的母亲对我,包括我的朋友她们怎么对孩子,去做一个参考。”

在表演的时候,陈可辛在一边观察,发现这次周迅真的放开去演,“很多时候你看到那种状态就像周迅本人一样,这次就真的抓到一些周迅很本能的东西,突然多了很多出人意料的表演小细节,使之华那个角色更活了。”拍完后,周迅给陈可辛发微信说:“谢谢你给我一个好的剧本”。

    

杜江:变“肚腩先生”

在剧本中,导演给杜江饰演的周文涛做了一个假肚子,变成了一个有着小肚腩的IT男。那会儿,杜江刚拍完军事动作片《红海行为》,演一个特种兵,练了一身腱子肉,“那段时间我在生活中一直挺胸抬头,站姿坐姿时刻都要保持端正的一个状态。这部戏突然告诉我是一个在家里能躺着就不坐着,能坐着就不站着,看起来很懒惰的一个肚腩先生。”

最初看到剧本的时候,杜江也不太适应,“我就在想这样一个男人到底可爱在哪里,他懒散,很多时候游离在状态之外,拿着手机,躺在沙发上。导演还要让我一直保持迷之微笑,我一开始很难找到这个笑的依据在哪里。”

杜江一直不太清楚,之华到底喜欢周文涛什么。后来他看了岩井俊二在2006年参与编剧的一部电影叫《彩虹女神》,里面有句话大概意思是:“一个人无所作为我也喜欢,很懒惰我也喜欢,他的笑脸我也喜欢,怎么样我都喜欢。”

杜江突然一下子找到了这个角色在家里的存在,之华爱周文涛,到底爱什么?“可能就是她对自己老公的一种期许,这个永远都有一幅笑脸的男人给她的安全感。”

    

主题

导演的生死观与周迅的指甲

影片开头就是一场葬礼,但是导演的处理方式却很反常规,并没有去刻意调动观众的悲伤情绪,相反片中的人物在参加完葬礼之后都有说有笑的,传达出一种积极乐观的生死观。导演说,这可能与自己的性格有关系,从小就不是一个很擅长去表达悲伤情绪的人,有时候去参加葬礼,虽然会很难过,但就是哭不出来。自己的一些朋友也经历过自杀这类的事情,但导演也没有特别悲伤的感觉。“在我外公去世的时候,我的表兄弟哭得特别伤心,但作为我来说,虽然也很伤心,但也没办法做到像他那样。”

导演认为,这是现代人一个共通的地方吧,不是特别善于去表达自己的悲伤情绪。在这部电影里,导演想要表达一种面对死亡的态度,比如说小朋友们的妈妈去世了,他们需要怎样的一个过程,要花多长的时间去接受妈妈去世,然后去面对妈妈的死亡。

电影刚开拍的时候,周迅去和导演沟通,想给角色之华设定一个颜色,导演说可以啊。周迅就去找了颜色板,把指甲涂成了天蓝色。导演看到后说:“这个跟我想的差不多。”所以,最后这个颜色就沿用了下来,周迅的蓝色指甲在一些特写或近景镜头中显得很亮眼,包括后来片名的字体都是用的天蓝色。

    

新京报记者 滕朝 编辑 许乔洋 图片由片方提供    

    

<友情连结> 大发老虎机黄金版 乐天堂fun88体育 千赢老虎机游戏 11 Aviation Publications flight schools in Greece